【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2020-05-22

(影片来源:天下杂誌,影片仅供个人参考,为天下杂誌所有,并保有修改之权利)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白色芬兰—以小搏大的小国奇蹟

芬兰,一个地处极北的国度,全国三分之一的土地,位在北极圈内。但气候苦寒,却没有让芬兰人低头认输。

在国际经济赛局中,芬兰人一路过关斩将,让「芬兰模式」成为近年来,红极一时的经济新典範。但究竟是什幺秘方,让一个最贫穷、最遥远的国度,摇身一变成为全球竞争力冠军?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文/萧富元

世界前三大新闻通讯社路透社怎幺也想不到,他们传送给全球新闻界使用的两张照片,竟然活生生被一个十三岁的芬兰中学生拆穿。

今年八月,路透社转用俄罗斯电台影片,刊登两张俄罗斯潜艇在北极海底下插国旗的照片,住在芬兰北方小镇的少年塞罗丁看到报纸后,觉得怪怪的,于是动手找资料,确认这张潜艇照片是翻拍自电影「铁达尼」里面的一个片段。路透社被迫认错道歉。

这就是芬兰教育为什幺能连年惊豔全球的原因:小孩会主动想、主动问、主动找答案。

教育,让芬兰学生成为新的「北海小英雄」。

过去二十年,世界各国前仆后继,挹注庞大资源推动教育改革,小小一个芬兰凭什幺摘下桂冠?
拟定长期策略、坚持核心价值、改革师资,是芬兰教育成功的三大支柱。

贯穿改革脉络、促使政策成功的教育核心价值,是「一个也不能少」的平等精神。当其他国家还在施行精英教育时,芬兰却反其道而行,绝不标榜精英,坚持每一个小孩公平受教。

从 制度设计到资源分配,芬兰教育从平等出发。六十万中小学学生,分布在四千所综合学校,平均每校约一百五十人,班级人数不超过二十人,小班小校的制度有利于 「无一人落后」,没有贵族和平民学校之分。翻开芬兰各种教育文宣,从不高调「快乐学习」,对他们来说,有了公平,快乐就不是问题。

只是,北欧国家都强调平等,芬兰能以黑马之姿脱颖而出,关键就在用了对的策略。芬兰不是砸更多钱办教育,而是选择「专注」策略,把资源配置在「最需要的地方」,也就是初级中学(相当于台湾国中阶段)和学习迟缓者身上。

在OECD国家评比中,芬兰是运用教育资源最有效率的国家之一。不同的是,在大多数国家,高等教育学生平均分配到的经费最多;反观芬兰,投资在初级中学生的经费,每人平均达八千两百美元,在所有就学年龄中最高。

说 话慢条斯理的教委会资深顾问劳卡南(Reijo Laukkanen),拿出去年在瑞士洛桑大学演讲芬兰教改策略的讲稿剖析,之所以做这个策略选择,是因为「这阶段的小孩正发展自己的学习方法,需要最多 的资源。」劳卡南表示,从PISA成果看出,芬兰在这群初中生的投资报酬率很高。

提昇学习迟缓者的学习能力,是芬兰专注策略的另一个重点。

专门负责特殊教育的教委会顾问寇依薇拉(Pirjo Koivula)指出,教委会的目的是让「每个」小孩都具备基本能力,当学生出现短暂学习困难时,老师会立即提出矫正计画,在课堂上或是放学后进行个别辅导,费用由政府负担。

芬兰有将近二○%中小学生接受额外学习辅导,OECD国家平均只有六%。曾经当过特教老师的寇依薇拉边看数据边说,在老师早期介入辅导后,有轻微学习障碍的小孩都进步很快,一两个月之后,就不再需要「补救」。

採用资源专注的策略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芬兰学生的学习表现并没有明显城乡差距。在PISA测验中,芬兰校际差距全球第二小,不到五%(差距最小的是人口仅三十万的冰岛)。不论是首都赫尔辛基,或是偏远北极圈的中学,测验成绩相差不大。

「芬 兰没有坏学生,即使最差的学生也很好,」以培育师资闻名的约瓦斯其拉大学(Jyvaskyla)教育研究所所长瓦里亚维(Journi Valijarvi)直言,芬兰十五岁以下人口逐年减少,将资源导入需要辅导的小孩身上,可以创造最大的国家利益,「我们承担不起放弃任何一个人。」

且慢!学得快的人要怎幺办?会不会是另外一种不公平?芬兰人自有他们的逻辑:「学得快的人可以自己学,学得慢的人更需要帮忙」。

对此,五年前嫁到芬兰、目前正攻读教育博士的张家倩感受颇深。她曾到芬兰的中小学实习,芬兰学校乍看之下,毫不起眼,甚至有点沈闷;但是,看得愈多她就愈体会到,这就是芬兰教育「平凡中见实力」的特质,老师上课总是花最多时间在「把慢的人教会」。

「宁可让学得快的人等,也不能让不会的人继续不会,」张家倩观察,芬兰老师没有赶进度的压力,即使她在大学学芬兰语,讲师也总是要等全部人都学会,才继续教新的课程。

芬兰反对对学生进行任何形式的「分类」或「排名」,说「资优」和「精英」是犯大忌,更没有能力分班这回事。二十八岁、在赫尔辛基大任职的海蒂回忆,她念中小学时数学很好,但老师从来不会公开说她功课好,只是私下偷偷塞几本进阶数学让她自己看。

最能展现教育平等价值的,是芬兰政府对移民子女一视同仁的态度。

不 论是否有芬兰国籍,移民子女都能免费上学,政府还额外拨预算让他们学习母语,每週上两堂,为期四年。一位住在首都近郊的台湾妈妈就说,学校原本聘请一位大 陆籍教师教她两个小孩中文,但她坚持要让小孩学繁体字,地方政府同意她自己找台湾老师来教,老师的钟点费和交通费由政府支付。

在专注的策略、平等的核心价值外,芬兰教改能够一路顺畅无阻至今,还必须归功于一群高素质的专业教师。

芬 兰老师爱学习出了名,大学暑期班开课,座中最多的是中小学老师。芬兰教育部长现在最头痛的是缺老师,好学的老师都跑去继续念博士;芬兰企业也喜欢僱用老 师,跟政府抢人。据芬兰第一大报《赫尔辛基日报》调查,芬兰年轻人最嚮往的行业就是当老师;中小学教师受民众敬重的程度,甚至超过总统和大学教授。

在芬兰驻台湾商务办事处代表史亚睿的眼中,芬兰老师教的不是「知识」,而是「学习怎幺学习」。史亚睿的母亲就是幼教老师,他从小跟着其他小孩一起听母亲唸书、阅读;小孩问问题,老师不会直接讲出正确答案,而是给他一个方向,自己去想、去找、去学。

挑 高的天花板下,淡色木地板上,穿着各色袜子的脚丫子跑来跳去。赫尔辛基郊区小学教室里十几个小孩,华裔的Tina趴在桌上自己看书,对面的Sarka在画 画,有的玩玩具、有的写作业,教英文的老师拿着颜色图卡,蹲在两个小孩前面继续比划。没有吵闹,也没有不耐烦,老师不必时时刻刻盯着,每个小朋友都有老师 为他们量身订作的学习目标,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幺。

儘管门槛高,又受欢迎,教师在芬兰并非高薪工作。在OECD的调查中,不论是新进或资深者,芬兰教师平均薪资都比先进国家和欧盟平均要低,甚至比不上国民所得较芬兰低的南韩与西班牙。

留着一把大鬍子,在中学教物理已二十四年的史亚力屈指计算,他每月收入扣税之后,大约有两千欧元(约台币八万多元),跟大学毕业生差不多。他笑说,家里两个小孩的育婴假都是他在休的,因为太太赚得钱比他多很多。

「做老师不是为了钱,是因为我们真的相信这份工作对芬兰很重要,」史亚力深信不疑,师资即国力,老师愈好,国家就愈强大。

严 格要求师资品质,芬兰政府也相对给老师和学校最大的教学自主权。教委会和教育部每四年制定并公布核心课程纲要,其他如徵聘师资、经营管理则由各校自治,举 凡班级大小、课程内容、学生课表,甚至是每年上课几学期都由学校全权负责;至于要教什幺、怎幺教、用什幺教科书,则由老师自由选择。

芬兰中小学并没有全国一致的联合评量,学校也很少有考试;芬兰官方也不进行教师评鉴。被问到是否要考核教师表现,任职教委会长达三十年的资深顾问劳卡南几乎动了气,反问:「为什幺要评鉴老师?」他骄傲地说,芬兰根本没有不好的老师,每个老师都很自律,不需要打考绩。

更重要的是,芬兰教育还有一笔他国难望其项背的幸运资产,那就是他们有一群热爱阅读的国民。芬兰人在家阅读的传统已传承四百多年,是全世界最爱跟图书馆借书的人,每人每年平均借十七本书。根据调查,四一%的芬兰中学生,最常从事的「休闲活动」就是阅读。

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有对的策略,用了对的人,芬兰教育怎幺可能不好?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文/萧富元

要找一个词来形容芬兰,务实是最好的选项之一。务实哲学让芬兰即使面对恶劣情势,也能保住民主和完善治理。既然改变不了地理位置,乾脆顺势而为,化双面夹击为双面助攻。

※ 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

东望西进,芬兰双箭齐发。

赫尔辛基九月天,彷彿要贪婪吸收夏天最后一道余温,市中心这栋有百年历史的正宗芬兰餐厅,透明玻璃墙内墙外坐满了人。六十开外的外交部新闻官玛利亚莲娜,两年前才从巴黎调回芬兰,难得坐在十五℃的阳光下享受芬兰最道地的鲑鱼。吃完中饭,她还要搭电车去学俄语。

有着芬兰典型宽广身材的她解释,这几年俄罗斯经济风驰电掣,申请到芬兰旅游、经商的人愈来愈多,她经常要去三百多公里外的圣彼得堡审核签证业务,「会说一 点俄语比较实际。」能说四种语言的玛利亚莲娜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学俄语除了是公务需要,也是想直接知道俄罗斯人在想什幺。

对芬兰人来说,了解俄罗斯人在想什幺,不是什幺个人兴趣,而是攸关国家安全。

今年九月,芬兰国防部长造访美国首府华盛顿,在公开演讲时,就率性直陈,今日芬兰的三大威胁是: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

俄罗斯之于芬兰,正如中国大陆之于台湾。是威胁,也是机会。在料理芬俄双边关係时,芬兰奉行特有的「SISU」哲学:遇逆境时务实不蛮勇,坚毅完成该完成的任务。

※ 务实,智慧的开端

独 立已经九十年,和前苏联两次决定命运的战争(冬战、续战)也结束一甲子,提到前「祖国」,芬兰还是有那幺一点顾忌。芬兰从建国以来,就不拘侑意识型态,坚 定走务实政治路线(realpolitik)。只要上过学,都背得出前总统帕西奇夫的这句名言:「认清事实是智慧的开端。」芬兰人知道,得有「唯智者,能 以小事大」的能耐,他们坚持的民主体制才能维繫至今。

「芬俄边界有一千三百多公里长,到现在都还有地雷,不务实,芬兰不能永远保持繁荣,」二十二岁创立芬兰第一家线上防毒软体公司F-secure,董事长席 拉斯玛(R. Siilasmaa)用他低沉缓慢的声音说,安全与发展是芬兰最重要的目标,不务实,一切都是空谈。

为了生存,芬兰活生生吞下「割让十分之一国土、六年内赔偿六亿美元、外交决定要经过苏联同意」的历史屈辱,求得东线无战事;芬兰也因为对苏联瞻前顾 后,饱受西欧世界批评,德国媒体甚至发明Finlandisation这个词,来揶揄小国面对大国时的处处自我设限。芬兰媒体少见反苏言论,公共图书馆还 曾列一千七百多本书为禁书,拒绝陈列,因为内容反苏。

再委屈,领导人也从来不公开批评「俄」邻。和俄罗斯和平共处,是芬兰最高的现实。儘管苏联已经在十六年前灰飞烟灭,至今芬兰还是没有加入以抗俄为成立宗旨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

芬兰务实看待俄罗斯,除了安全顾虑,还有经济盘算。

二次大战之后的五十年间,苏联是芬兰最大的出口市场,佔芬兰对外贸易额的四分之一。苏联解体后,芬兰GDP两年内掉了一○%,就业率狂跌二○%,对苏联的依存可见一斑。

到现在,俄罗斯仍是芬兰第二大贸易伙伴,每年对俄罗斯出口值成长二五%;此外,俄罗斯还是芬兰最大的能源与原物料供应国。应对进退,大意不得。

※ 超英赶美,西方富国

也 是因祸得福,为了偿还战争赔款,芬兰在短时间内发展出坚强的重工业基础,驰名世界的诺基亚和造船、造纸业,都大发「国难」利市。芬兰像是国家版的灰姑娘, 靠出口到东边市场的木腿(森林工业)和铁腿(金属工业),快速工业化。在八○年代超英赶美,一举追上传统西欧强国,跻身西方富国之林。

随着俄罗斯成为世界三大新兴市场,芬兰的战略位置愈显重要。位在芬兰东南方的瓦力玛(Vaalimaa),是欧盟进出俄罗斯最主要的关卡,每年有两百万人次经过这里往返欧俄。芬兰边境海关抱怨,这里几乎天天大塞车,每天都有上千辆卡车排队出入关。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分析,芬兰已经成为世界产品输入俄罗斯的「重要导管」,西欧国家透国芬兰,将产品送到俄罗斯这个超级市场;毕竟,最会跟俄罗斯打交道、做生意的,还是芬兰人。

「芬 兰不能错过俄罗斯的机会,芬兰企业未来要靠它成长。」芬兰科技与工业协会创新中心主任亚拉亚斯齐(J. Yla-Jaaski)不讳言。就以芬兰零售业龙头、有一百五年历史的Sotckmann集团为例,有四分之一的销售额和获利都来自以俄罗斯为中心的波罗 的海四国,这块区域共有一亿五千万人口,对只有五百万人的芬兰,简直是一张生意源源不绝的聚宝盆。

芬兰人的务实,并不是短视的现实主义,而是深谋远虑后的精算抉择。从一个敏感的政策议题,即可见芬兰从远看近的务实思考。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启发】学习芬兰精神 文/萧富元

在拉普兰省第一大城罗瓦涅米市当记者的亚诺,已经休了两个月的爸爸假,专职在家照顾刚满一岁的女儿萨卡,还有两只很爱叫的狗。九月初,跨在北极圈上的罗瓦涅米,阳光虚弱,还不到十度。剃着大光头的亚诺和太太牵着牙牙习语的萨卡,在河边住家的前院草坪,蹒跚学步。

亚诺很感谢政府让他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和等了十几年的女儿朝夕相处。育婴假的这半年,政府每个月会给他三百欧元,当作是照护国家未来纳税人的津贴。亚诺从没担心过萨卡未来的教育,只要她愿意读书,政府会一路养她到大学,甚至是硕士、博士。

「我的责任就是让她吃饱,其他花费不必烦恼。」当然,亚诺最大的烦恼,就是这幺慷慨的福利,有一天会不会撑不下去。

※ 社会福利无所不在

在芬兰,像亚诺这种专职奶爸,渐成潮流,每年以倍数成长。

芬兰无所不在的社会福利,反应出传统的北欧思维:政府存在的价值,是照顾好「每一个」人民。美国那套小政府大社会的理论,芬兰人并不信服。芬兰政府每年用在社会福利的支出,佔四分之一的GDP,比重是美国的两倍多,台湾的五倍。

福利制度的设计,同时还是拉高芬兰国家竞争力的策略一环。

社会福利太好,将损及国家竞争力,这种鱼或熊掌的两难,不在芬兰人的逻辑里。

过去十年,芬兰经济成长率平均每年达三‧五%,去年更冲破五‧五%,创十年新高。竞争力大师波特去年底研究,在全世界一二二国中,芬兰的企业竞争力,仅次于美国、德国,名列第三。「真正的竞争力是用生产力来衡量,」波特强调,在北欧国家中,芬兰过去十年的生产力成长最多。

在芬兰的国家发展蓝图中,社会福利是国家竞争力的引擎,而非阻力。社会福利和发展科技,更是鱼帮水水帮鱼的双赢政策。

芬 兰自六○年代开始推动社会福利,便深信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策略,擅长能源经济的经济学家科穆拉宁(Kari Komulainen)分析,芬兰认为透过福利制度、教育改革和财富平均分配,可以带动经济成长;经济成长又会增加财富;更多的财富,可以创造更好的福 利;更好的福利,又会刺激更高的成长。

劳工经济研究所所长基恩德(J. Kiander)也反思,芬兰产业结构能够从以比较利益为主的重工业,转型为以竞争优势为基础的科技业,关键就在社会福利制度。「好的社会福利让人愿意冒 险;冒险,才能促进竞争力,」基恩德肯定,愈是靠知识吃饭,愈需要社会福利做后盾,让人民没有害怕失败的无形焦虑。在芬兰,失业后,有政府十八个月、七成 薪水的保障,「冒险,不会让你饿肚子。」

※ 冒险不必饿肚子

凡出国演讲,提到芬兰经验,哈洛宁必然不厌其烦强调:「竞争力和社会福利并不是互相排斥。人民不需要选择,可以同时兼有竞争力和社会正义。」

二十岁就拿到博士学位、以《资讯社会福利国家》一书闻名的芬兰学者海莫能(Pekka Himanen )特别以「福利国家2.0」,描述芬兰梦的特质,就在于「大家都能住在一个既有创意又有照顾的世界」,曾参与拟定芬兰「资讯社会发展策略」的海莫能形容。

可以这幺说,上个世纪的美国梦是靠个人竞争努力圆梦,这个世纪的芬兰梦则由个人努力和政府福利,小手大手相互牵成。

芬兰的福利制度,是以众生平等为基础。不必要有富爸爸,也不必靠一次偶然的出生,芬兰人没有输在起跑点的压力。

芬 兰是欧洲唯一既没有王室也没有土生土长贵族的国家,原本就具有普世平等的思想。千年来,夹在俄、瑞典和德国三个时刻觊觎它的强国间,芬兰团结意识一向强 烈。一百四十年前,芬兰又遇到罕见大饥荒,一口气失去一五%的人口,芬兰人深信「唯有团结平等才能生存」,一个芬兰人都少不得。

平等的代价并不便宜。芬兰所得税率从三五%起跳,最高超过六○%。国家将近一半的GDP是来自税收,位居全球第四高。在各种国家竞争力指标中,税赋过重通常是芬兰表现最差的一门,总是拉低总成绩。

同样是课重税,相较于其他北欧邻邦,芬兰人似乎缴得更心甘情愿。

二 十八岁的赫蒂在赫尔辛基大学当讲师,她每个月只能领到一半薪水,另外那一半,她连摸都没摸过,就直接扣税进国库。赫蒂从来没抱怨过,为什幺要用她的薪水去 养不愿工作的人。「走在路上,我喜欢那种四周的人都过得很好的感觉。」谈到她「消失的那一半收入」可以造福人群时,会说五国语言的海蒂,真情流露。

※总统的夏屋在漏水

在芬兰,平等是一种生活态度,不是施捨的口号。外交部驻芬兰代表处组长刘翼平还记得,一次在机场,看到前任总统阿赫蒂萨里自己拖着行李,和民众一起排队通关,他现在仍身兼要职,是联合国派去塞尔维亚和柯索沃的谈判特使。

现 任总统也是没架子出了名。去年被民众票选为史上第五伟大芬兰人的哈洛宁,曾经是激进的全国学生会会长,七年前就任总统,出入从来只有两名随扈,百货公司圣 诞折扣也会跟着去抢便宜货。九月初,《金融时报》特派员採访她,哈洛宁特别选在她的夏屋,糗的是,那天下雨,会客室天花板漏水了,只好移到客厅见记者。

翻遍芬兰报章广告,看不到富豪名媛新闻,也鲜少奢华时尚的报导。就拿四十一岁的席拉斯玛来说,儘管已经是亿万富翁,他的太太还是继续在小学教书,没有贵妇派头。

最能展现芬兰的平等价值,是在道路上。芬兰的交通违规罚款是按照犯行轻重以及所得「累进」,赚得愈多罚得愈多。前几年,某二十七岁网路创业家开着拉风的BMW跑车,以一百一十公里时速飙过市区。

宾果!吃下一张两百三十几万台币的罚单。

这哪里是公平?芬兰法律规定,既然犯法,有钱人受惩罚的「痛苦」程度,应该和穷人同样平等。

这位科技新贵并没有找议员关说或走后门销单,而是发挥佔芬兰八三%人口的路德教派诚信美德,把罚款缴清。也是科技新贵的席拉斯玛不无骄傲地说,芬兰是唯一把战争赔款全部付清的国家,「只要是责任,我们一定会完成。」

全文撷取自:天下杂誌,鱿鱼丝与你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