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富:「冯小刚过去演戏被丑化。」

2020-05-29

陈国富2

文/鲁韵子

「我没有觉得冯小刚的演技多厉害,真的!」没看过今年得到最佳男主角的电影《老炮儿》前,他对于冯小刚以往客串的角色并不赞同,谈到小钢炮过往的演技受到他人夸讚时,陈国富有点困惑得这样说。

当时距离第 52 届金马奖公布结果还有 15 天。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正在窗外飘飘洒洒,气温骤降到摄氏 2 度。而这位生于热带台湾小城的 57 岁男人则刚结束室外慢跑,从头到脚是全套运动服、运动裤和运动鞋,全身都是欧巴马青睐的品牌。

作为华语电影代表性人物之一,陈国富 30 余年来保持的正是这一形象「尖鋭坦率、跨越差异」,以领袖姿态、甘冒巨大风险一路前行。凭此,他早已得到了「金牌推手」兼成功导演的双重美誉,哥伦比亚亚洲区製作部总监和华谊兄弟总监製等煌煌高位,以及累计在他功劳簿上近 50 亿人民币(约 257 亿台币)的巨额票房。但是这次,他的决定不仅带不来上亿票房,还劳心劳力、风险惊人。10 月初,金马奖组委会宣布将由陈国富来担任本届评审团主席。这一领导 17 位评审选出金马获奖者的职位,听似高贵,其实无异于烫手山芋。连谦谦如玉如李安,也不禁在任职时抱怨「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现今香港金像奖日益式微,大陆电影奖项不成气候;华语电影界众望所归的金马奖,因而注定无法左右逢源。

仅在 2014 年,败于台湾演员陈湘琪的巩俐便「炮轰」金马不专业;同时台湾媒体则批评金马将多项大奖颁给大陆电影,不鼓励本地电影。为缓解压力,当届评审团主席陈沖不惜违背原则透露了自己的投票方向。金马执行委员会主席张艾嘉更是形容,评审们是「冒着生命危险拿出」获奖名单的。

到了今年秋冬之交,又一张精采的提名名单循例亮相。光是提名最佳剧情片的五部电影,就描摹了华语世界中五个差异极大的地区和时代──今天的台北、世纪之交的香港、唐代的何朔地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藏区和未来的山西汾阳。一只重 3.4 公斤的青铜贴金飞马奖盃,又将承载起沉重的疑虑和思考、期待和失落、猜测和口水战。而无论结果如何,领衔投票评审团主席都难免成为众矢之的。

因此,我原来以为入世已久的陈国富在谈论金马时会言辞谨慎、语言泛泛。事实证明这个预判错得离谱。不论是对获提名的好友的昔日演技,还是两岸三地电影工业的积弊和愿景,这个灰白了头髮的导演都切入得毫不留情。最后还一口气向「 IP 论」(知识产权,泛指跨界改编作品)连发十问;其寸土不让的气势,依然有三十年前坚持与胡金铨等争论的余影。

不过,在极少时候,他也会死死扳住椅子的扶手、垂下头陷入苦思。此刻,高挂在他办公室墙上的三张海报──《玩乐时间》( Play Time ,1967 )、《捉贼记》( To Catch a Thief ,1955 )和彭浩翔亲自监督裱框的《放大》( Blow-Up,1966 )──就像在居高临下地审视他,看他能不能顶住风雨,呈现出一份称得上「独立、公正」的金马奖单。毕竟,不论是对已佔据至高地位的金马,还是繁荣与危机并存的华语电影,这评判都是再进一步的必经阶石。

我不做评审三十年 但懂得金马的意义

陈国富30年没当过金马评审的导演陈国富,金马52接下评审团的重任

Q:这是 30 年来你第一次担任金马奖评审,而且是评审团主席,以往为什幺没有担任这类职位?

陈国富:我一直觉得当评审蛮烦人的,原本你自己就可以决定要喜欢哪些电影和演员,不需要跟别人商量,而要做评审,你觉得哪个好还不算数,得说服别人,要不然你就等着别人说服你吧。说是大家辩论,其实就是一种打架;貌似很文明,但是对我来说那不文明。它不愉快,因为它最后要有一个结果。三十多年前我给金马奖当过一次评审,那一年张毅导演的《我这样过了一生》得的最佳影片,侯孝贤也有提名。我那时很年轻,其他评审中有胡金铨等大导演,我就特别不忿,跟他们意见都不一样,最后好多项投票我都以弃权表达抗议。事后我也觉得自己幼稚了,但当时就是不太高兴,我发现自己不是群体合作性很高的人。刚好,以前多少也有作品参与,没有担任评审的资格。

今年的作品刚好来不及参加金马的评选,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去推拒(担任评审)。另外我觉得,几十年来我们从电影这个大家庭里得到了创作的机会、生活的改善,这次去肯定其它的同行、给出时间用心去看他们的电影、跟别人很严肃地讨论,也是一种回馈和付出。不过这个原因我不太会去强调,因为说出来有点肉麻。

以前我很害怕那种热闹的颁奖礼──所有人要穿正装进去,在那坐很久,就看那些很难看的节目。但后来我觉得,不管关不关注、得不得奖,我都要支持这样的活动。为什幺?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平常就是明星、名导在走红毯、代表我们的作品。而在金马奖,很多幕后工作者也穿正装去走红毯,虽然看直播的观众不认识他们是谁,只是希望他们赶紧过去,但这让他们受到了肯定,他们会觉得:「我也是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我也有机会上台去感谢我的家人、师父、投资人。」所以这样一个活动,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正面的。不知道为什幺,有一天我就突然改变了对这些活动的看法。我觉得是我自己成长了。

Q:作为评审团主席,颁奖前日程安排是怎样的?

陈国富:接受金马执委会邀请后,我就儘量避开今年提名的电影不看,等到 10 号以后集中看片时再看,以保持初次看的感受。到时连着 10 天都要看片,每天看 4 部电影,刚好把所有提名影片都消化掉。我有时候看着那日程表就会想:「以前李安和刘德华那些评审主席为什幺不去拍戏,不在家写剧本,跑去担任金马奖的职位?」我觉得这说明金马奖还是有它的魅力吧!不过,听说李安后来带了一个跳绳,看片的时候就运动一下。

Q:去年张艾嘉说,一些评审「是冒着生命危险拿出今晚名单的」,你能感受到这种舆论压力吗?

陈国富:我本人应该比较没负担。我的团队协调性差,在业内也没有太多的结交,所以要砍头应该不会砍我的吧?如果我平常一直跟你交好,说什幺「两肋插刀」、「义不容辞」,结果评审时完全把你摒除在外,你当然会觉得我也太黑了,但我不会让人有这种期待。

Q:从今年的金马提名,能够看出从去年到今年台湾电影的发展状况吗?你为什幺叹气啊?

陈国富:我就在想电影节时间点的问题,像坎城影展有时也烦恼:「因为年初就得截止选片,有一些特别想要的片子因为赶不及这个时间点,就被威尼斯影展抢走了,诸如此类。」金马奖当然也是这样,有些年份送片竞争非常激烈;有些年份你会觉得有一点点冷清。那你说,这能与电影工业发展状况去做比照吗?我觉得也很难说。

我觉得,这几年大陆片也面临一种危机吧!市场扩张的程度确实高了,从业人员的工作机会和所得也多了,投资人也更兴奋了。但在整个国际影坛中,大陆片的艺术其实是缺席的,评奖项本来就应有勇气去鼓励前卫的实验和创作;如果奖都给那种票房最好的大片,那就没必要颁了,为什幺?因为他们已经收钱了,钱也是「奖」。所以评奖机制需要平衡热闹与冷清,如果我被你这部有诚意、实验性的电影打动,我就在这个平台给你一点肯定。这种评奖名单,很难用来说明电影工业的发展。当然,我自己个人还是希望,金马奖对于那些专业的、技术性的工作能给予更多的重视。因为我自己是实务工作者,比较重视这个问题。

醉生梦死《醉 · 生梦死》入围金马 52 多项大奖,最后夺回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员、最佳剪辑、最佳原创电影音乐 4 个奖项

Q:所以金马奖一直注重发掘文艺片、小众影片、区域性影片,比如这次拿到九个提名的电影《醉 · 生梦死》?

陈国富:我觉得任何的有份量的评奖,都应该具有挖掘和介绍的功能。如果它永远都在肯定那几个我们都已经耳熟能详的大师,那这些电影节是失职的。比如说所谓的三大电影节,我们对入围它们的电影就会多一点关注,往往我们事先也没有听过最后得奖的那些电影,也不知道那些导演是从哪儿来的。作为一个影迷,我自己也常常能从这个渠道发现好多好的电影跟作者,所以我觉得这个不是什幺大众或小众,独立或主流,又或者是商不商业的问题。影迷自己可以决定如何去跟电影节互动。比如某个电影节老选那种闷得要死的电影,我们都看不下去。那观众下次就不关注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互信的机制吧。

如何打通两岸三地的任督二脉?别关起门自嗨

Q:现在金马奖面向整个华语电影,又被舆论要求鼓励台湾电影,以往也常常因此引起两岸三地的争议?

陈国富:这种声音一定会有,也不难想像。既然金马在台湾已经办了 52 届,台湾的从业人员就难免觉得这是我们办出来的电影节、影展,他们发出一点声音,也是可以理解的。相较于其他华语电影的奖项,金马已经是其中价值观最前瞻性的,它给大家提供一个平台一起竞争,而不是关起门来自嗨,且不论结果有怎样的争议,它总不会有什幺黑箱操作,没有沾过髒水。所以我希望它能坚持这个方向,不要走偏,不再被本土的声音干扰,这样它也许就能稳稳成为华语电影的奥斯卡吧!

Q:香港和台湾都有舆论认为,本地的电影节和奖项要鼓励本地的电影业发展,曾有人说过,除了美国以外,全世界所有地区的电影工业都需要面对「好莱坞」这个议题。那可否说:在华语电影圈,除了大陆以外,其它地方都要面对大陆电影业这个议题?

陈国富:这是正常的大趋势,它既是经济上的,但也是文化上的,没有必要逃避。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为生为华语电影工作者/观众而庆幸。因为我们还有机会跟好莱坞一拚。要是生在非洲的吐瓦鲁共和国之类的地方,你们那儿就没有电影文化,你就不会拍电影,你这辈子就不会有那个机会。

另外,当我们在泛称好莱坞的时候,其实好莱坞的这些创意工作者──从导演到製片人到明星──都不是只有美国人,他们可能来自澳大利亚、纽西兰、加拿大的,甚至欧洲,只要能用英语工作,你都有机会干两件事情:第一个是完成你个人的电影梦想,第二是荣耀你家乡的兄弟父老。比如彼得 · 杰克森,他给纽西兰带来了多大的宣传作用?那不止是一种得诺贝尔奖式的心理荣耀感,它甚至推动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工业。所以我觉得,大家聊两岸三地聊了那幺久还没打通任督二脉,背后当然有很多历史、政治等等的原因。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打通,因为想像打通以后的广阔前景,是那幺让人兴奋和期待。

Q:你也曾被香港电影金像奖提名过多次,不知道你对它的现状有什幺看法?

陈国富:金像奖的规定大家都知道,电影剧组中最少要有六个项目的工作人员是香港人,才有资格去参加。我不知道为什幺,从业人员都对得奖很介意,哪怕这个奖是不公平的也没关係,能「以慰江东父老」就行。我觉得奖总有份量之分,是被自己家里人表扬,还是被一群跟我没有利害关係的人肯定,哪一个更让我觉得过瘾?当然,关起门来,我被表扬的机率就高,我妈就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厉害的电影导演。不过,我会知道,我妈是爱我,但她说的话是不算数的。我个人宁可奖项少些、活动少些,但是每一个都是当真的,都是够份量的。

Q:你与香港电影人合作多年,你怎幺看待香港电影的发展现状?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担心明年的金像奖了?

陈国富:那个状况应该大家都看得到吧,我也谈不上有什幺独特的见解。香港电影是面对一个很大的困境。合拍片就是把大陆的市场视为主要目标,香港电影的独特性当然会渐渐式微,但只要沾上大陆观众口味的项目,在香港就不受观众喜欢。这当然关乎观众口味,但口味不一定是高低,有时候很多港片你看起来也会觉得很 low 。人与人喜欢的趣味本来就不一样。这就是香港电影的瓶颈了:如果说你们最熟悉、最拿手的那种趣味的话,那市场就小到可怜,小到都不太混得下去。过去香港、新马泰和台湾的市场──所谓「传统的华语市场」,现在它也衰落到一定的程度,已经支撑不起大製作。

香港以前是英属殖民地,感觉过了今天就没明天,所以有活就赶紧接。台湾官方给予电影的资助是持续不断的,如果预算控制得好,靠辅导金就可以拍出一部小电影了。但香港是不一样的,大家老说拍戏是为了吃饭,过去他们有那幺庞大的电影工业、培养出那幺多的专业人才,但当出现问题,他们是一定要四处逃散去寻找下一碗饭的。

在十多年的过渡期中,香港电影人本来应该慢慢适应,去思考香港的本地文化怎幺去转化成普世的人文价值和电影品味。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没能把过去的优势发展成长远的核心技术竞争力,也许他们曾经以为只要合拍就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是一个漫长複杂的过程,不是说谁明年就得拍出很有内涵的电影。我认为,香港同行中不乏有这样意识的人,但难免现在有局势失措。

Q:你本人觉得对这种转换和调整的前景是悲观还是乐观?

陈国富:对这类两岸三地整合的事,我从来不乐观,因为它很困难,牵涉到人的方方面面。

◎关于冯小刚的演技 及「 IP 片」的十问

陈国富好友组图金马52入围名单都是好友过招,评审团主席陈国富却一点也不为难。(左起)入围最佳导演的徐克、入围最佳男主角董子健、金马52最佳男主角冯小刚

Q:这次很多的提名者都是你的熟人,比如冯小刚、徐克导演都是你的老朋友,董子健也被你发掘过;这次获得最佳原创剧本的林书宇,上一部作品《星空》也是你监製的,作为主席,你的判断不会因此受干扰吧?

陈国富:我觉得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说自己一丝一毫都不受影响,也是不太诚恳的。但是有两个因素要考虑:第一、其余二十多个评审在看着你啊,不论投给谁,你也要说明理由吧。就算你投他一票,其它人还有二十多票,你也起不到关键作用,所以就不需要考虑这个影响,因为不能决定结果。第二、当你被赋予这样的责任以后,受到影响会变小。平常有人来说我朋友的片子拍得不行,我肯定还有一点不爽,而当被赋予这样的工作时,这种情绪会压得很低,低到有时就不起作用了,因为我需要代表这个行业、代表一群专家要来决定,今年我们想鼓励哪个作品或者哪个人。

Q:那你个人如何评价冯小刚的演技?他这次也提名了金马的最佳男主角。姜文都说过:冯小刚选择做导演这一行是误入歧途,因为他演戏演得太好了。

陈国富:我觉得姜文说那个话是调侃啦,但是我就不评论了,因为会被人挑拨离间。我以前看过冯小刚客串的电影,比如我参与了製作的《功夫》,比如《让子弹飞》,我没有觉得他演技多厉害,真的!

Q:说这话就不怕被人挑拨离间吗?

陈国富:凭我跟他的关係我敢这幺说,我觉得他跟职业演员的表演方法还是不一样,之前看那些他被人找去客串的电影,我觉得都在丑化他,把他塑造成龇牙咧嘴、獐头鼠目的宵小之辈。但冯小刚生活中不是那样的,他好像在扭曲自己、成为脸谱化的刻板人物。他在《功夫》里那个样,大家看得都很乐,但是我却觉得很彆扭。所以我没觉得他演得好。我还蛮期待看到他在《老炮儿》里面的表现,相信应该跟以往不同,如果他是照以前的演法,很难被提名。

Q:前段时间《寻龙诀》召开了发布会,作为监製你显得对票房很有信心,说 20 亿人民币(约 103 亿台币)也不是遥不可及?

陈国富:我有给人这种印象?我只是问下面的人,一年多以前王长田预测的票房是多少?底下人跟我说20 亿人民币(约 103 亿台币),我就借他人之口吧!我从不会觉得自己拍了一个多厉害的电影、票房一定会怎幺样。我永远觉得:还不够好,应该再多一点修正的时间。当然,如果观众特别不满意,我也觉得有一点冤枉;但是如果观众说特别好,我也觉得他们看走眼了,我的工作心态一向都是战战兢兢的。

乌尔善是那种下一部电影比上一部好的导演,我也敢不谦虚地说,我也是在不断进步的,我的第四部电影比我的前三部电影好,我的第五部电影也比前四部好。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有些导演始终就是早期的那一两部最好看,后面就不知道都飘到哪儿去了,还是我们这样的有趣,人生像在爬坡。

Q:现在盗墓题材很火,南派三叔、天下霸唱他们的作品版权被电影圈疯抢,你怎幺看这种现状?

陈国富:我没有特别把盗墓题材当作一回事。我觉得,它只是说明一个现象,就是(大陆)政府在放鬆尺度,想鼓励国产电影走向工业化、产业化、类型化。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就不用执着于盗墓题材,因为我们有很多类型都可以去试,只要掌握好分寸。你说的这种火热,都来源于盲目、不自信、不专业,源于他们没有别的招。什幺怀旧热、青春热、浪漫喜剧热,一「热」起来就「横尸遍野」,现在要是大家都搞盗墓,那未来两三年是什幺状况?到时会有多少盗墓电影、网剧都出来?观众都是傻子吗?

ip片导演组图赵薇、苏有朋这对昔日萤幕情侣档,也很有默契的先后跨界从演员转导演了!

Q:现在 IP (知识产权,泛指跨界改编作品)是最突出的关键词,但感觉你在言谈中一直迴避提到它?

陈国富:我没有刻意迴避,但是我也不着重强调,我甚至都不太会从嘴说出「IP」这个词。我忌讳随便用这个词,就像忌讳随便去跟人说「我爱你」一样。这几个字用起来很容易、很有效果,但是你到底是不是真心这幺说的?

比如,你打算要为这个表达付多少责任?当你跟别人一样捕捉 IP 这个字眼的时候,你到底懂不懂 IP 意味着什幺?它可能就是一本书、一个短片、一个帖子、一个 idea ,它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难道说加上 IP 以后它就金光闪闪亮了吗?你是不是要把它变成电影剧本?你是不是要拍?你要花多少钱拍?你要什幺样的组合?你要怎幺营销?观众到时吃不吃你这一套?难道就因为你说了「 IP 」,就保证排片率,保证观众会蜂拥而至?这怎幺可能!

(内容由合作伙伴新浪娱乐提供,请勿转载)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