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国宝级音乐家黄歆峰当华乐指挥喜欢拉二胡

2020-07-23

狮城国宝级音乐家黄歆峰当华乐指挥喜欢拉二胡新加坡国宝级音乐家黄歆峰童年时住在乡村,经常听祖母吟唱歌谣和说故事,耳濡目染下也对音乐产生兴趣,进而成为音乐家。他是新加坡人民协会青年华乐团音乐总监和指挥,也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华乐团指挥,同时他也兼任该国多间学府华乐团的指挥。虽然他大部份时间都在指挥,但他一直对二胡情有独锺,即便指挥工作忙碌,多年来依然常抽时间拉二胡,通过动人音符来传承华乐的生命力。悠扬的音乐随着两根弦的拉奏响起,黄歆峰一边拉?二胡,一边闭上双眼沉醉在二胡旋律所赋予他的感动。他从小就对历史悠久的中华乐器──二胡情有独锺,从10岁起就开始学拉二胡。那是因为他觉得二胡只有两根弦及一把握弓,且没有固定的音位,虽然拉奏时很难控制音準,但是如此的构造却使它独树一帜,所呈现出来的旋律容易引起广大听众的共鸣。“我习惯拉二胡时闭上双目,那是因为我都是随?内心的感觉来决定如何按弦,所拉奏出来的旋律都是发自内心的,如此所呈现出来的乐曲往往容易让人感动。”有朋友不解拉二胡并无法为他赚取更丰厚的收入,何以他依然不曾停歇地拉奏。对此,他说:“因为二胡是一种吸引力很强的中华乐器,我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欣赏到二胡拉奏出来的美妙旋律,所以我有责任继续推广它,使它的旋律继续被更多人听见。”拉出鸡啼电话铃救护车声黄歆峰是当今新加坡华乐乐坛的灵魂人物,经常受邀到世界各地进行国际交流演奏,包括我国在内。两年前,他到马来西亚法炬人间总山开山宗长慧海大和尚创办的大马佛教大学表演拉二胡时,获知该大学是一所推广佛教兼免学费的高等学府。当他与慧海法师交流后,他发现法师的慈悲带给他许多正能量。过后,他与慧海法师更是双双萌生同台义演为该大学筹募教育基金的想法,希望可藉由充满正能量的音乐来鼓励大众参与慈善。“我很欣赏慧海法师这一生对佛教事业的付出与奉献,他创办大马佛教大学并领养了许多贫困学生,因此,我觉得有机会与他同台演出是我的荣幸。”经过两年的筹备,今年6月10日和12日,他与慧海法师先后在槟城和吉隆坡同台演出《一笔二胡话人生》慈善义演,而欢众的热烈迴响也使得义演成功为大马佛教大学筹募教育基金。“20年前,我曾到过槟城演出,后来比较常去吉隆坡演出。我很喜欢今年6月与慧海法师分别在槟城与吉隆坡同台义演的作法,因为观众都是抱持?一边聆赏二胡音乐,一边做慈善的慈悲心到来现场感受二胡美妙的旋律。于是,我先设计一小段以二胡来拉奏各种音效的前奏,包括拉奏马儿奔跑的声音、鸡啼声、电话铃声和救护车鸣笛声等,让观众有机会感受到二胡‘活泼’的一面,消除二胡予人一贯哀怨的刻板印象后,再呈献接下来的曲子,以便观众更容易陶醉于二胡的优美旋律之中。”他认为,每场演出都取决于演出者以何种心态和出发点来表演,而所呈现的效果也因此而截然不同。“演出大致上分为慈善或商业演出两种类,我参与多次的慈善义演,那是因为我觉得目前55岁的我生活无忧,所以比较不注重演出的酬劳,而是希望我的音乐可以号召更多人参与慈善。”学生年龄介于8至80岁黄歆峰在新加坡国家华乐团拉高音二胡逾10年之久,尔后在人民协会青年华乐团担任指挥和音乐总监也有逾10年。在担任指挥期间,他不曾忘记从小就锺爱的中华乐器──二胡,除了常拨冗拉二胡来满足自己对二胡的喜爱,也教导学生拉二胡,好让此美妙的旋律得以薪火相传。“我会视学生对二胡的学习心态来教,只要学生认真又有恆心学习,我都愿意指导。”他认为,学音乐的孩子都不会变坏,那是因为音乐能赋予人们更美好的生命力。只要人们秉持?恆心与毅力,就能学好一项乐器。他所教的学生年龄层涵盖範围广泛,学生年龄介于8岁至80岁之间。“我有指导一群全是乐龄人士的华乐团,那5个学二胡的乐龄人士的年龄加起来都有近四百岁。虽然他们拉二胡时难免因手抖而使得学习速度比较缓慢,但却没有阻碍他们学习二胡的热情。“我也有教10名年龄约16岁的青少年拉二胡,他们的年龄加起来约160岁,年纪还很轻,学习能力自然比乐龄人士好。因此,我常常勉励他们好好学习,以便未来可将二胡传承给下一代。”从小教育孩童到音乐厅赏乐黄歆峰既擅长拉二胡,又担任新加坡各大华乐团指挥多年,现场演出的经验非常丰富。他认为,在科技发达的现代,听众聆赏音乐的选择比从前更多样化,不仅可以通过唱片光碟,也可通过网络下截来聆赏音乐,因此,若要吸引听众走进音乐厅聆赏音乐,那就得从教育的根本做起。“在俄罗斯,当地的民众即使再贫穷,也还是会去音乐厅聆赏音乐,那是因为当地的教育从小就灌输他们进音乐厅聆赏音乐的好处。目前,新加坡同样也从教育?手,教育家长带孩子进音乐厅听音乐,让他们有机会体验有别于在家通过电脑或唱片光碟播放机播放音乐的感受。若能向孩童灌输进音乐厅聆赏音乐的美好,待他们长大后自然就会爱进音乐厅听音乐。因此,我在新加坡举办音乐会时,经常都是场场爆满,座无虚席。”他说,经常到音乐厅聆赏音乐可以提高民众的人文素养,进而促使一个国家的文化素质得以提升。除了曾多次来马演出,他也曾去过澳洲、印尼、印度、日本和荷兰等地演出。“我还记得到日本演出时,曾有观众听完我拉奏的二胡音乐后感动流泪,这也显示只要能以真诚的心来演奏,动人的音乐自然能触动听众的心。”他爱华乐,更希望华乐得以在世界各地舞台被听众听见和欣赏。“儘管中华乐器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将中华乐器组合起来成为一个华乐团的历史只有近80年。过去多年来,不少中华乐器已因时代的演变而逐渐被冷落,目前在一般华乐团中所常见的中华乐器都是较易引起听众共鸣的乐器。”站奏二胡盼听众感受演奏情绪黄歆峰在世界各地的演出邀约满档,行程总是很紧凑,因此,身体健康对他最重要。“还记得去年10月,我在新加坡国家音乐厅呈献一场演出之前,因骑脚车跌倒而受伤了。但我不能因受伤而影响整个华乐团队的心情,于是,我还是带伤上台演出。”他敬业乐业的精神由此可见一斑。”除了常担任指挥带领整个华乐团演出,他也曾多次在没有乐队伴奏下上台表演拉二胡。“一个人在没有乐队伴奏下演奏乐器的挑战性非常高,我必须撑住整个场面,才能吸引观众聆赏二胡演奏。”每次上台演奏二胡,他都是站着拉奏,因为他希望观众可以看到他拉奏二胡时的表情,然后一边聆赏一边感受到表演者投入演奏的情绪。无论是站在哪一个国家的舞台,他永远都享受在台上为听众演奏华乐的每一个时刻。长髮飘逸为招牌形象一般人以为只有唱流行歌曲的偶像歌手才需要包装外表,但黄歆峰说,其实音乐家也不例外。“为了可以吸引更多不懂华乐和二胡的听众来聆赏我的音乐,公司一直都很注重包装我的形象,多年来都不允许我将一头长髮剪短,以维持我长髮飘逸的音乐家形象。”他笑?说。因此,多年来一头乌黑飘逸的长髮是他的招牌形象,而他对护髮细节也毫不怠慢。“我从21岁开始迄今,从未把头髮剪短,平常也只是稍微修剪。一般上,我都只到传统的理髮店理髮,而不会去知名的国际连锁美髮店,那是因为我常去的传统理髮店比较了解我对髮型的需求。”虽然他注重护髮细节,却没有聘用固定的造型师来为他主理和设计髮型,而是亲手打理自己的髮型。/刘楚珊.2016.09.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