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发合作证明书‧运毒死囚张俊炎有生机

2020-07-23

狮城发合作证明书‧运毒死囚张俊炎有生机(柔佛‧新山27日讯)32岁大马青年张俊炎在2008年运毒遭新加坡法庭判处死刑后,一度令60岁老父张家平悲痛不已,他甚至曾伤心的说要一命抵一命,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儿子的命。就在张家感到绝望时,新加坡检察署此时在新年前发出合作证明书,令张俊炎可能继杨伟光之后,第二个逃过死刑的大马死囚。张家平获悉儿子的命运或有转机后,语带哽咽地说:“我要谢谢所有帮过我孩子的人,这个消息真是我在农曆新年收到的最佳礼物。”张家平是于两三个月前的一天在芭场种菜时,接到儿子的代表律师拉维来电透露,指已经接到新加坡检察署给儿子发出的合作证明书,让他当下激动得不能自己。他在隔了一两天的週一凌晨2时45分摸黑骑上摩多,花了逾一个小时赶在新加坡樟宜监狱开门时拿第一个号码,以便把好消息告诉儿子。他告诉《》记者,他一见到儿子,泪水便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他隔着玻璃把好消息告诉儿子后,儿子却显得异常平静,原来,向来对儿子照顾有加的警官已经在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告诉儿子。“儿子还说,原本他无法相信,但当我把同样的消息告诉他后,他已坚信不移了。”儘管张家平不知道还有没有一家人坐下来吃团圆饭的机会,不过儿子获得新加坡检察署发出合作证明书是个好的开始,也是他羊年收到的最佳礼物。“我非常感激这一路来给予儿子无限支持的国内外公众、政党、媒体及教会等,这一切永远铭记心中。”亲自赴新感谢拉维张家平提到,他也把这好消息告诉远在家乡霹雳怡保的八十多岁母亲,母子俩各在电话的另一端喜极而泣。他说,已亲自越过新柔长堤,到新加坡面对面感谢拉维。另一名来自沙巴州、也因运送毒品而在新加坡被判死刑的大马青年杨伟光,在获得新加坡检察署发出的合作证明书,证明自己在案件中是跑腿后,获得重新检视死刑裁决,并于2013年11月被新加坡高庭改判终身监禁及15下鞭刑。杨伟光是新加坡滥用毒品(修正)法令于生效以来,第一个逃过死刑的运毒死囚,这也点燃了张俊炎的一线希望。父教会当义工教种菜一年多前,信奉基督教的张家平开始每週3天在新加坡的教会当义工,教人种菜。他说:“任何人不论做甚幺都逃不过上帝的眼睛,所以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多做好事,好心才会有好报。”每逢週一,张家平到樟宜监狱探监后,就花二三个小时在当地教会教人种菜,然后再骑着摩多回新山,其他的时间也是骑摩多到新加坡的教会做义工。不过,他说,由于工作十分忙碌,加上身体愈来愈不听使唤,教会负责人过后就劝他有空才过去帮忙。儿圣经后页写下顿悟“人是自己幸福的设计者;努力做好对的奴隶,总强过继续做错的主人。自觉地把情绪调对,冷静面对。”这是张俊炎其中一段在狱中的人生感悟手笔,原来,这些日子以来,他将所顿悟到的道理一页一页地写在圣经后面,再转交给父亲。张家平指出,儿子入狱不久后就信主,两三年前,儿子在读圣经后,把人生的体悟写在圣经后页,久而久之就厚得像是一本书。“里头都是儿子读圣经后的感想,以及写给自己的鼓励话语,看了令人动容。”张家平说,儿子被判死刑后,他一直很难过,儿子反而安慰他看开一点。“后来,儿子透过监狱移交出一本圣经给我。我发现儿子在圣经后面贴了厚厚的手写文章,还交代我拿给他的弟弟及侄儿看,要他们好好做人,不要轻易被骗。”张俊炎的弟弟已婚,育有两名分别7及8岁的儿子。律师要求重审刑罚张俊炎后援会协调员饶兆颖律师受询时说,她已从张俊炎的代表律师拉维口中得知新加坡检察署发出合作证明书给张俊炎的事。“目前,拉维正着手处理并要求新加坡高庭对张俊炎的死刑进行重审刑罚。”张家平说,他跟拉维见过两三次面,最近一次是在一个月前,并从拉维口中得知有关手续办理中。父卖菜还律师费近年来,张家平除了要控制高血压的病情,也被关节炎、气喘缠上,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他怀疑自己有尿酸,但生活迫人,除了按时服用医生给的药物,他没时间去理其他问题了。两三年前,他在夜市贩卖光碟的生意每况愈下,朋友见状,叫他到芭场种菜,然后将所种的菜拿到早市及夜市贩卖,所以他已经不卖光碟了,有的只是在卖菜当儿,再贩售一些小玩具增加收入。他说,他一週有三四个早上及晚上在早市及夜市摆摊,所卖的菜包括萝蔔、四季豆、番薯叶,还有酸柑及香蕉等。“我一般都是在半夜去採菜,然后拿到早市卖,过后再到芭场种菜。儘管生活不容易,但辛苦一点没关係,孩子平安就是最大的福气。”他很感谢朋友让他在对方的芭场免费种菜,用卖菜的收入维持生计,清还孩子的律师费等。【新闻背景】父收集签名跪求特赦住在新山柔佛再也花园的张俊炎于2008年遭新加坡警方以运毒为由逮捕,并于被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他曾透过代表律师上诉,但遭到驳回。张俊炎入狱未被判刑前,父亲张家平每週5天骑摩多到新加坡女皇镇监狱探监,随着儿子被判死刑后只能一週探监一次,他更是风雨不改到樟宜监狱了解儿子的状况,并在夜市售卖光碟时,一边讨生活一边向公众收集签名,为儿子请愿。这七八年来,张家平为了儿子,竭尽所能希望儿子能获得特赦。2011年4月,他带着家人到新加坡总统府递交近8000人签名请愿书,并集体下跪泣求时任新加坡总统纳丹给张俊炎活下去的机会。‧2015.02.2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