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半陆续出走‧3姐妹不要这个家

2020-08-10

2年半陆续出走‧3姐妹不要这个家(吉隆坡9日讯)甲洞一户廖姓人家,在过去两年半内,家中三名未成年的女儿陆续离家出走,三姐妹都向母亲自称要跟友人外出工作,原定一天就会回家,结果却一去不返,甚至不再与家人联络。这三名离家出走的女孩,分别是现年17岁的廖美玲、16岁的廖美仪及14岁的廖美莹。三人各蓄有一头长髮,皮肤白晢,离家时未带走任何衣物。她们的父母廖志强(53岁,油漆工人)及叶秀宝(43岁,餐馆服务员)週六通过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开强召开记者会时指出,长女廖美玲是在离家出走,当时只有15岁;随后廖美仪及廖美莹在今年“步姐后尘”,分别于4月7日及7月15日离家。叶秀宝说,长女离家时只称要与友人外出工作,当一天的兼职,结果一去不返,音讯全无。她曾尝试联络长女的手机,但无人接听,长女只愿意接听妹妹们的电话,她与丈夫只好通过简讯联络,希望女儿快点回家。长女不愿与父母联繫“去年新年前,她(长女)有回家一会,之后接到一个电话又说要走了,然后又再失去联络。”她指出,当时长女在家逗留不到半天,她只从女儿口获悉她目前在马六甲工作,她与丈夫曾到马六甲寻人但无收获,两个妹妹对于姐姐的行蹤又守口如瓶,让两老无可奈何。不久,叶秀宝的两个女儿也在今年4月及7月离家出走。两人离家的理由与姐姐一样,都是告诉妈妈说要与友人去兼职一天,结果就再也没有回家。“小女儿与住家楼上的朋友一起外出,说是要当一天的倒酒妹,我曾阻止,不让她去,但她就是坚持要出去,说当晚就会回来,结果楼上的女儿回家了,我的女儿却没有回来,跟她姐姐们一样,最后根本就没有再回家。”在讲述女儿离家出走的经过,叶秀宝曾泣不成声。她曾到楼上找小女儿的朋友,问她为何女儿不回家,后者一样三缄其口,问她甚幺都说不知道,似有所隐瞒。疑遭友人教唆拒联络家人廖志强与叶秀宝育有三女一男,幼子今年13岁。家中三个女儿在两年半内陆续离家出走,两老认为,她们或是受友人教唆,也相信她们现在可能在同一个地点生活,只是不想与家人联络。不曾打骂孩子他们说,他们不曾打骂孩子,只有在孩子不听话时,语气较为重一些。“她们都喜欢交朋友,可能觉得在外面比较好玩,但不跟我们联络,我们真的很担心。不回家没关係,但至少要跟我们联络,让我们知道你们过得好不好。”两人不懂得使用互联网,对于女儿的交友状况也不熟悉,对于女儿现在人在哪里?他们也毫无头绪,只好通过报章寻人,希望她们在看到新闻后,可以自动联络,让家人知道她们的安危。廖志强声称,三个女儿都以兼职作藉口离家出走,离家时都还在求学,学校基于她们太久没来上课,已自动替三人办退学。面书发现次女与男子亲密照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在接到廖家的投诉后,曾协助在面子书进行“人肉搜寻”,找到廖家三姐妹的个人照片,同时发现一张次女廖美仪与一名男子的亲密合照,而推测后者是廖美仪的男朋友。但廖志强及叶秀宝声称,他们根本不知道女儿有男朋友。刘开强指出,廖家已就三姐妹离家出走事件向警方报案,基于廖家三姐妹在离家时都未成年,任何人若与她们在一起都有被提控的风险。“我会向警方跟进调查,要求警方向住在廖家楼上与小女儿一起兼职一天的友人录口供,以查出她们的下落。”若有人知道廖家三姐妹的下落,可联络廖志强012-2610536;或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03-92876868(谭先生)。出席记者会者包括投诉局副主任刘博文、民政党甲洞青年团团长彭健发及妇女组主席钟秀萍。辅导员:对话找出离家原因心灯辅导中心热线辅导员声称,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很多,尽可能的话,必须与孩子或家长进行详谈,以找出孩子离家的真正原因。她声称,在遇到类似的个案,除了孩子,家长或许也需要接受心理辅导。若有需要者,可参考以下辅导援助亲子关係辅导热线:012-6701003单亲家庭辅导热线:012-6701009马来西亚生命线辅导热线:03-9282 1995文桥辅导室热线:03-9287 7251 (星期一至星期六)9am-11am, 1pm-4pm心灯辅导中心:03-78053030 (星期六-3pm-6pm)‧2014.08.0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