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游客免费住宿 胆粗粗接待沙发客

2020-06-28

外国游客免费住宿 胆粗粗接待沙发客

也许你难以想象,在新山一带竟有民众大方借出地方给自国外来的陌生人过夜,还慷慨请客或接送,如此待遇就算是入住酒店也未必能获得,但他们却分文未收,完全凭着“信任”理念。

主人愿提供睡房或阁楼

新山治安多年来常给人负面之感,不少民众在家也选择大门深锁,以防罪案,但如今还是有人愿意敞开住家大门,向外国游客敞开温暖的拥抱,接待游客到家中当“沙发客”。

“沙发客”本意指愿意借出自家沙发招待陌生游客,让他们免费在家过夜,发展至今许多愿意招待的主人(Host)已不吝啬的提供睡房或是阁楼,使沙发客能舒服的睡一晚。

对本地民众而言或许是个新名词———沙发客,但早在成立的9年前,本地也有越来越多的沙发客选择在前往新加坡、马六甲、吉隆坡及槟城,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前,先到新山来过上一两晚。

林章权:网络过滤沙发客

南艺华乐团团长林章权(28岁,音乐老师)就是本地的大胆沙发客之一,不单豪迈的借出自家阁楼招待沙发客,今年10月份更带着57岁的母亲纪夏娟(促销员)到台湾当沙发客。

与母亲到台湾当沙发客

一年前搬家到金山园的林章权,家中多出个小阁楼,便决定从网站上接收沙发客,他认为,这可谓是一种冒险精神,就凭着对人的信任感。

但由于与父母及哥哥同住,为免家人担心,他总以“朋友”来取代“沙发客”名词。

他坦承,一开始接待沙发客是以先斩后奏的方式告知家人。

“我都会先在网络上过滤和观察对方,才会放心让他们(沙发客)来住,只是家人对于陌生人还是比较不放心。”

他甚至大胆的说,他是放心将家中钥匙交给对方,让他们自由进出,只是家人不放心,他便规定对方必须与他同时外出。

专访时,在一旁听见儿子“大胆言论”的纪夏娟也忍不住说“给对方钥匙还是不行的啦!”

一同外出不招待本国人

林章权对于招待沙发客持着自己的原则,以住两晚为限、要求对方一同外出,及“恕不招待本国人”。

他强调,不招待本国人并非“大小眼”,纯粹是因安全为主才有此原则。

接待本地沙发客风险大

他透露,外国沙发客到本地来,基本上也冒着一定风险,所以给他们带来威胁的几率较低,但相较本国人,对于我国情况较熟悉,某种程度上对接待的主人有些风险。

他说,也因上班时家中没人,所以唯有要求沙发客一起外出,再加上他家交通不方便,如此才能方便载送对方。

他表示,很希望能从沙发客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家中分享对于华乐乐器的认识,更希望能碰上该团有演出的时刻,带着沙发客前往观赏。

只招待过香港女沙发客

正因设有接待的条件,目前林章权只招待过一名来自香港的女沙发客,一些则因时间因素无法配合而拒绝。

他回忆自己第一次招待沙发客,对方是一名准备去澳洲的香港籍女生,在新加坡下机以后独自前来士姑来,再由他载回家中。

他笑说,这过程很疯狂也很冒险,因为他根本没有见过对方,只能凭着感觉认出对方。

此外,他也透露,正因第一名到家过夜的沙发客是女生,所以父亲和哥哥也没有太在意,但他认为家人对沙发客的观念还需要“再教育”才行。

符芳哲:有限时间增广见闻 招待文化差异大沙发客

在新加坡担任工程师的符芳哲(28岁)则选择在有限的时间内,招待文化差异大或是经历较特别的沙发客,以增加所见所闻。

对符芳哲而言沙发客是一种交流,还能同时看见另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虽已招待过约4组不同国家“沙发客”,他坦言“还是不敢”直接将钥匙交给沙发客。

目前他与未婚妻同住在柏伶花园附近,所以只能选择在有限的休息时间来招待沙发客,不过早在他与父母亲同住时,便已招待沙发客。

他也笑说,当时曾向父亲介绍该网页,所以父亲较放心,但面对母亲,也是选择以“朋友”来称呼“沙发客”。

“家人不会反对我招待沙发客,其实想想他们(沙发客)来这里,应该会比我们更怕遇到不好的人。”

此外,他相信沙发客网页中相识的人,都是能信任的对象,所以在招待以前都会先从网页了解对方背景、经验以及其他人的评价。

他解释,网页中会显示沙发客是否曾经有招待过别人,或是在别人家的情况,所以没有留下任何资料的对象,他不会考虑接待。

多视新山为中转站 招待对方吃喝交流

与林章权一样,符芳哲招待沙发客也设有原则,以2至3天为限及选择文化差异大的对象。

符芳哲表示,他希望招待沙发客不是只提供住宿,还能和对方交流,接触不同的人和学习不一样的人生观与经验。

他说,由于能招待的时间有限,因此一些临近和文化接近的国家如印尼或中国的沙发客限,他都会婉拒。

他透露,新山对于很多沙发客来说都只是个中转站,且没有太多景点,所以他都会招待对方一同与朋友吃饭或烤肉等,促进了解。

两度独闯国外 邓慧凤:大马能推广

来自新山的28岁会议策划助理邓慧凤,更在今年两度独自勇闯台湾和瑞士做沙发客,相信此旅游模式也能在我国推广。

分别在今年2月和10月在台湾与瑞士以沙发客方式旅游后,她被招待的主人所感动,对方甚至将备份钥匙交给她。

邓慧凤认为,沙发客模式也适合在我国进行,不过是本地人还不清楚沙发客究竟是怎样的方式。

她相信,基本上年轻人可以接受此模式,只是一些长辈或父母可能较难接受。

但她也直言,自己不会想尝试在马来西亚当沙发客,因为选择在国外当沙发客是能贴近各地不同的文化,相反的在我国,本地人都已了解文化习俗。

遇上好主人不一样体验

虽然曾思考当沙发客的行为或许是危险的,但邓慧凤还是觉得若能遇上好的主人,将会获得很不一样的旅行体验。

邓慧凤透露,和其他沙发客一样,她也会在事前研究主人家的背景资料,并尽可能都选择女性主人。

她说,也为了确保自身安全,她也会让朋友知道主人家的地址,交代清楚旅行时的居住地点。

“由于我都是独自旅行,如果遇到很好的主人,在时间上能配合,旅途上就有朋友可以一起吃饭和交流。”

她指出,在台湾时只和主人见上一面,对方就放心的把钥匙交给她,晚上甚至和她同睡一张床;在瑞士其中一个主人则因感冒索性让出整间房子给她睡,让她倍受感动。

此外,邓慧凤也渴望能在新山招待沙发客,但目前许多询问的对象都是希望在新加坡逗留,而不是新山。

纪夏娟:大胆接受陌生人招待 分享经验友人吃惊

纪夏娟在台湾3个地点体验当沙发客后认为,若以台湾的环境而言沙发客的模式应该可行,但在新山还是难免会让人感到有点害怕。

她透露,沙发客基本上是能够被相信的,但不能太长时间让对方在家不外出,而且家中必须要有家人在。

她也将家中招待沙发客的经验与同事分享,友人得知后都感到惊讶与好奇。

她表示,友人惊讶的是,她与对方都能如此大胆地接受陌生人的招待。

她说,之前去台湾当沙发客时,原以为只能待在房间内,没想却被招待得很好,还一起在客厅内聊天,让她感觉很放心。

她指出,招待她们的主人除了大方的提供房间,让她们睡得舒服,还热情地招待她们外出等。

书到用时
“沙发客”网上交流住宿

“沙发客”源自一名美国男子卡西芬敦(Casey Fenton)因获得一张免费机票由波士顿飞往冰岛,因此便突发奇想地发出了1500封电邮询问冰岛的大学生有关住宿的问题,结果出乎意料的是,他在24小时内获得近百封的回邮,邀请他前往冰岛暂住。

那趟旅程后,他便与友人一同创立沙发客网页(http://www.couchsurfing.org),让所有人都能公开在网上交流,寻找愿意接待的主人或是沙发客。

根据该网页统计,目前全球共有700万人使用此平台交流,所涵盖的地点多达10万个。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