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2020-06-18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如果读者喜爱阅读散文、诗集,定必听过元朗裘锦秋中学(下称裘锦秋)潘步钊校长的名字,他除了是学校掌舵人,也是一位散文及诗集作家,着名作品包括《邯郸记》、《美哉少年》、《方寸之间》等, 同时担任大学文学奖、青年文学奖评判及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顾问。

在文学根柢深厚的潘校长领导下,裘锦秋也散发浓浓的书卷味,他极力培养学生阅读习惯,因为阅读是自学能力的根本,而且追求知识没有不劳而获,只有多看书,才能累积起来。

今年3月,远东发展创办人邱德根离世,享年90岁,裘锦秋中学学生也到公祭现场致哀。裘锦秋是邱德根第一任妻子,一次代夫到台湾公干,途中因空难过身,其后当邱德根于1966年在荃湾创办第一所学校时,特意以亡妻名字命名作为纪念,那就是裘锦秋英文书院。1975年及1977年,分别于元朗及屯门开设分校,3间学校于1982年转为政府津贴学校,1994年改名为裘锦秋中学,同年,元朗分校也迁往天水围现址。

「六七十年代的新界区严重缺乏学位,与市区的交通网络又未完善,学童难以出市区上学,以致区内出现失学情况。有见及此,邱德根先生就选择在新界区开办三间学校,让区内学童重获学习的机会。我们也因应政府大力发展天水围区,学位需求激增,于是也迁校于此。」潘校长娓娓道出学校历史。

三间裘锦秋中学本属同根生,往来交流自然非常密切,包括举办联合毕业礼、教师发展日等,并会善用资源,举行联合讲座,一项活动,三校享用。「三校互相联繫,但彼此则是独立发展,各具特色。」潘校长强调。

有什幺样的父母,就有什幺样的孩子,同样有什幺风格的校长,就有什幺氛围的学校。在文学根柢深厚的潘校长麾下,裘锦秋成为一间具有浓厚文化气息的学校,事关校长极为强调阅读。「因为阅读是建立自学能力的最根本,网上充满各种各样的知识技能,只要学生培养到自学能力,学习就不成问题。」

出版校园文集二十年

学校每年都会在礼堂举行一次大型书展,邀请多间书商及出版社参展,配以作家讲座、午间好书点播、读书会、影视作品文本对读等活动,在学界享负盛名。潘校长极力提倡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因为他相信知识的追求,必须要一点一滴靠努力去累积,没有捷径。「财富或者可以靠好运得来,例如中六合彩头奖,一夜暴富,但知识不可能,不会一觉醒来突然学富五车,只有靠读书,努力地学习,才有所成。」

单靠书展推动阅读,并不足以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如果能够有一片小园地,让学生自由创作,边读边写,更为有效。故此,热爱写作的潘校长于1994年创办《川流》文学作品集,将老师、校友及学生的作品辑录成书,一晃眼,已经出版了二十个年头。「《川流》在区内也有点知名度,大家都知是裘锦秋出版的文集,也是我一手一脚凑大的,哈哈。」

记者获潘校长相赠一本《川流》,细阅后也惊讶学生的文学水平,已远远超出中学生水準,当中除了散文之外,亦收录了多首新诗,令记者猛然醒起,校长也极力提倡学生学习写诗。「诗词歌赋意境优美,我们会优先考虑收录,藉此鼓励学生多作新诗。」

潘校长鼓励阅读,但并没限制学生成为文学家或朝文学方向发展,学生也可以随个人喜好,在体育、科学等各方面发挥。他的教学理念是「人人头上一片天」,老师的职责,除了帮助学生成长,还要协助他们拨开云雾见青天。「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人生,各有不同,学校会提供最好的资源让他们发展潜能。」

毕业生必须登顶成功

科学是裘锦秋另一个发展出色的学科,今年又有4位中五同学,研发了厨房油烟回收系统,连续五年胜出了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香港区选拔赛,获得代表香港到美国参加全球总决赛的资格,与来自全球各地的高手一较高下。「我校的特色,就是文理兼备,我负责推动文学,科学科老师则带领学生发展科技,让学生自由开启头上那片天。」

至于体育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操场一幅墙壁建成了攀石墙,供学生体育堂及课外活动时使用,并请来长洲抢包山女子冠军黄嘉欣校友作客席教练。攀石不但可以锻炼学生的体能及意志力,在过程中更要克服对高度的恐惧,潘校长笑言,裘锦秋学生每位也要成功登顶,才可以毕业。

裘锦秋中学在天水围扎根多年,潘校长不讳言早期的学生较为顽皮,学校要主力做好纪律工作,校风倾向严谨,经过20年的潜移默化,已演变成学校的一项标记,深得街坊讚赏。「我们除了学术形象突出之外,校风严谨就是另一个特点。学生见到红灯,不会横过马路,因为老师见到会管会教,久而久之,守规矩已习以为常。」与此同时,校长也要求学生投入一种艺术,因为他深信,有艺术修养的人,长大后定必是个好人。「喜欢艺术的人,不会将名利放在最前,不受名利引诱,就不会坏到那裏去。」

而对于每一位学生,听话的、顽劣的、优异的、稍逊的,全都一视同仁,老师对每个学生都付出百分百的照顾、关注及教导,访问期间潘校长常常将此挂在口边:「每个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都需要我们去教导及帮助,尤其是成绩稍差的,更要逐个逐个跟他们倾谈,帮他们找出路,教育就是这样,不能偷懒的。」去年的DSE整体成绩中,考获2级或以上的超过九成,经济科较为突出,有八成学生考获4级或以上,大学入学率也接近香港平均值。

让学生代入历史角色

如果校长不选择教育路,以他对文学的热爱及修养,相信他今日会成为一位学者,而这也一度是他的目标。「我极之喜爱中国文化,因此年轻时曾立志将来做学者,于是在浸会学院修毕中文系后,就北上中山大学修读戏曲文学,然后再回港报读硕士及博士课程,向学者目标进发。」

修读硕士课程期间,有机会去到裘锦秋边读边教,尝到教书滋味,逐渐就爱上了。「我喜欢教导学生,与他们一起倾谈、玩耍,加上后来又协助教育局筹办文学课程,发展颇顺利,对教育界算是略有贡献,于是一直留下发展。」不过潘校长也毋忘初衷,工余时致力写作,1995年起开展作家生涯,至今作品超过15本,主要撰写散文、诗集,「希望后人会记得在二十一世纪初,香港有一位散文作家叫做潘步钊,哈哈。」他笑着说。

展望未来,满肚墨水的潘校长同时满肚密圈,正在为明年课程编制教材,打算将《论语》引入教学课程,教学生中华文化的优良美德。「教材名称叫做『好读论语』,明年先在学校试教,效果良好的话,再推广到各间中学,发扬中华文化的精神。」

谈到中国传统文化,潘校长愈说愈愤慨,皆因年轻一辈对此表现得极为轻视,甚至认为中国出品,必属劣品。「新一代都觉得中华文化封建、守旧、不合理,其实是他们没有仔细考究而得出的误解。譬如说,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他们觉得很荒谬,难道要等待父母离世才可以出国?其实之后还有一句『游必有方』,即是说要离开父母身边,也要让他们知道你在哪裏,是否安全,这不是很合理吗?」

别以为潘校长盲目崇拜中华文化,他一语道出当中的不足之处:「中华文化也有落后的地方,例如欠缺民主元素,因为中国没有民主概念,只有民本,即是权力不在百姓手裏,但中国政治思想其实也是以民为本,政策以百姓为先,为百姓谋福利,并不是要百姓受苦。」

说到中华文化,潘校长欲罢不能:「有学生觉得中国历史艰深苦闷,我却认为非常精采,视乎教者的方法是否恰当。如果纯粹教授史实,并没有探讨当中的人情世故,当然烦厌兼没趣,但在我手中,我会让学生代入角色,了解其行为背后的意思,我的学生都很喜爱学习中国历史呢!」

在约60分钟的访问中,潘校长的说话极具感染力,是个很好的倾谈对象。后来记者更发现他动静皆宜,原来潘校长也是一个球迷,喜爱球队是利物浦,心痛爱队本季表现大倒退……

撰文:郑志珩

摄影:陈纵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元朗裘锦秋中学诗人校长力倡阅读累积知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